• 情感阅读网让您喜欢阅读,最经典的情感语录,刷爆朋友圈,情感倾诉、情感口述、压力疏导、积极乐观生活理念的启示。情感美文
  • 发表心情日志,写出内心的秘密和感动。情感婚姻走进女性的情感世界,情感频道挖掘你身边更多的动情故事。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情感阅读网

【看点·光】六月,我娶你回家(小说)

情感小说 清风明月 3个月前 (05-17) 19次浏览

   咋暖还寒的春天,银杏欣喜地露出一枚枚小芽苞,赶早的已经长成一柄柄鹅黄色的小扇子。香樟树长出一串串红黄的嫩叶,窗台上的吊兰开出几朵细细碎碎的小白花。太阳不太高兴,躲在云层后面眯着眼睛看着人间的花花世界。

   古老的钟重重地敲了一下,离正午还有半小时,方柏豪坐在靠窗前的一张案几旁,两只手不自觉地相互揉搓着。

   “我要走了,我一会就要走的。”他不停地叨念着,仿佛他不是来告别,只是为了传达一句话。

   临别的时间应该是很宝贵的,一分一秒都必须珍惜。然而他却不知道要怎么用好这每分每秒,只是默默无语地看着心爱的人,不知如何开口打破这早春的沉闷。

   方柏豪看着一旁安静地坐着刺绣的未婚妻。心里是喜欢的,他想把她娶回家去。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欢喜之情。他一边说着自己要去的地方,一边描述着那个地方的气候环境,以及有可能出现的境遇。

   方柏豪要去什么地方,要去干什么事,秀儿是知道的。他不说话,秀也没说话,一边做着手里的活。

   “你饿了吗?要不我去给你煮碗鱼汤面?我这还有些桂花糕,我给你装点船上吃。”秀关切地说。

   方柏豪说:“我中午吃过饭了的,不饿。”说完,又陷入了沉默。

   秀说:“你东西都带好了吗?要不要多带点东西路上吃?我去给你拿些水果来,路上会口渴的,我还是给你包些桂花糕吧。”

   方柏豪说:“有的,东西我都收拾好了,我就这里坐坐,下午4点的船票。”

   离开船还有4个小时的时间,这4个小时的时间里,他都想与秀儿在一起。他很喜欢她,从很小的时候。两年前,他便央求父母来下聘。秀的父母没有拒绝,秀成了他的未婚妻。

   可是他却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,就这样坐着想着心事,他顺手抽了一本书随意地翻着。

   “六月我娶你回家,六月我娶你回家。”这是他的梦想,也是双方父母决定了的。他这回去南方就是去完成一项工程,再采买些成亲的聘礼。

   他在心里说了千百遍,却一句都没有说出口。

   方柏豪说:“六月,我一定要回来的。”

   “是啊!成亲这件事不亲自回来,难道能让别人代替吗?”秀儿在心里说。

   秀儿独自低头做着手中的事,没有说话。

   方柏豪又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要走的,现在时间还早。”

   是啊,时间还早,他该做些什么呢?他不知道。

   “我想牵你的手,去看一场春暖花开。秀儿。”在心里想了千百遍的话,也不知该怎样说出来。

   秀儿去厨房端了一碗银耳汤过来,又在案几上摆了些干果点心。

   “你吃些点心吧!春天干燥,喝点银耳汤。”说着将手中的银耳汤递与方柏豪。

   方柏豪接过秀儿递过来的银耳汤三两下喝完,将盅碟放到旁边的案几上,又默默地坐着,两眼望向门外。

   秀儿实在看不下去了,抓了一把葡萄干放在他的手里说:“这个甜,很好吃的!”

   他伸手接过秀儿递过来的葡萄干,丢几粒在嘴里嚼着:“真好吃。”吃完了也不再去拿桌上的食物。

   “家里的梨花开了,桃花也红了,六月的时候结了果子,你就可以去摘来吃了。”他像是对秀儿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。

   “我去年在院子里栽了两棵桂花树,今年已有擀面杖粗了。四季桂,四季都会开花的。”方柏豪依旧坐在原地。

   桂花树,那是秀儿最喜欢的一种植物。她曾记得有次在方柏豪的面前说过,她家的院子里也有几棵,不过那是秋桂,只在每年秋天开花。

  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,方柏豪并不觉得时间紧张,他反而觉得时间过得快一点才好。是的,他想离开,想着去他想去的地方,可是他是来告别的呀,他也喜欢秀儿,他也想留在她的身边。

   可是留在她身边,他能干什么呢?他什么也做不了,只是这样干坐着。

   他又一遍地重复着说自己要走的话。

   秀儿:“嗯”了一声,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   可是还有很多秀儿不知道的事,他心里想说的那些话,他没有说,秀儿也没有问。

   六月,我娶你回家,这是两家人早就说好了的。他想听听秀儿的想法,可是他没有问,秀儿也没有说。

   他就这样一个劲地低着头,翻看着手里的书。秀儿则用心地制作手里的刺绣。

   春天的风,吹着树上的落叶,带着一些凉意,从外面吹进来,冷是有些冷,他一直坐在门边迎着风。

   秀儿也感觉到迎面扑来的阵阵冷风,她问他:“你冷吗?冷就坐到这边来吧!”

   方柏豪说:“不冷,我穿了很厚的棉袄。”依旧坐在原地,没有想要移动的意思。

   一片树叶打着旋风,落在了秀儿的绣架上。那树叶来了,停在绣架上就不打算走了。

   方柏豪走了过去,将那一片树叶捡起,扔在垃圾桶里。重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坐了下来。

   时间还早呢,可是他真的坐不住了。他环顾左右,想找一点事情来做,打发这无聊的时光。

   落叶并不是秋天的标配,春天依旧会从树上落下来,洒在院子里,落在窗台上。他走出门去,拿起屋檐下的扫帚,认真地扫着台阶上和院子里的落叶。

   秀儿:“你忙什么呢?那些事,等一会我来做。”

   方柏豪没有回答秀儿的问话,只是认真地扫着地上的落叶,用手去拨那些石头缝里长出的杂草,捡着窗台上的落叶。

   他将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,又坐回门边的凳子上,看着秀儿坐在里间的绣架旁认真地做着刺绣。

   看到秀儿认真做事的样子,心里是欣喜的,秀儿是美丽的,应该也是温柔贤惠的。

   六月他一定要把秀儿娶回家,这是他的心中所爱。

   院子里的杨柳树,长出了嫩嫩黄黄的小芽,正如秀儿那披肩的长发落在绣架上。秀儿是美的,比他见过很多的很多村姑都要美。

   他站起身来,走到秀儿的身旁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拿起旁边的一缕丝线,递给秀儿。

   四目相对间,他的心都化了。眼前的这个女子,就是她爱了三年,念了三年,六月就要娶回家去做妻子的女人。

   他是高兴的,也是满意的,只是他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自己的感情。

   此时他心中所想的事是:“我一定要好好对你,挣钱给你花,不要让你经受外面的风雨。”

   秀儿接过他手中的丝线,微微地笑了一下,又低头继续着手中刺绣。

   方柏豪在原地站了几秒钟的时间不知如何是好,干脆又回到了以前的座位上。

   秀儿走到案几旁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方柏豪:“喝茶吧。”他接过秀儿递过来的茶水在手里把玩着,他不口渴,也不想喝茶,但他还是接住了秀儿递过来的茶杯,慢慢地品尝着,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
   可是他什么也想不出来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   “我要怎么对她说呢?我要怎么对她说,我舍不得离去,但是我又必须去。”

   院子里一株桃树开着鲜艳的花,一对小鸟儿在上面叽叽喳喳地叫着。方柏豪将手里的茶杯放在桌上,走了出去。

   他对着一树桃花说:“六月,我娶你回家。”

   他在树下站了很久,顺手摘下一朵桃花。他将桃花插在秀儿的鬓上说:“我要走了,我该走了,”

   墙上的挂钟重重地敲了两下。

   秀儿说:“离开船还有一段时间哩!你多坐会儿,码头上风冷。”

   方柏豪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走了出去,秀儿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没有说什么。

   这个就是她要嫁的人吗?这个就是那个一心一意爱着他的人吗?她不知道,可是六月她就要嫁给他,做他的妻子。

   秀儿想着再过几个月,她又该怎样面对眼前的这个人,又该怎样和他相处。

   六月,我就要成为你的妻,我想拉你的手,我们就这样牵着手一直走下去。

   方柏豪走了,没有拥抱,没有挽留。秀儿回头,看到梳妆台上的那只小檀木箱子,那是去年方柏豪去云南的时候给她带回来的,里面还有一只象牙镯子和一对玉石耳坠。

   她想这回,方柏豪会给他带来什么新奇的,让人稀罕的小物件。想着,想着,便自个儿笑了起来。
   咋暖还寒的春天,银杏欣喜地露出一枚枚小芽苞,赶早的已经长成一柄柄鹅黄色的小扇子。香樟树长出一串串红黄的嫩叶,窗台上的吊兰开出几朵细细碎碎的小白花。太阳不太高兴,躲在云层后面眯着眼睛看着人间的花花世界。

   古老的钟重重地敲了一下,离正午还有半小时,方柏豪坐在靠窗前的一张案几旁,两只手不自觉地相互揉搓着。

   “我要走了,我一会就要走的。”他不停地叨念着,仿佛他不是来告别,只是为了传达一句话。

   临别的时间应该是很宝贵的,一分一秒都必须珍惜。然而他却不知道要怎么用好这每分每秒,只是默默无语地看着心爱的人,不知如何开口打破这早春的沉闷。

   方柏豪看着一旁安静地坐着刺绣的未婚妻。心里是喜欢的,他想把她娶回家去。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欢喜之情。他一边说着自己要去的地方,一边描述着那个地方的气候环境,以及有可能出现的境遇。

   方柏豪要去什么地方,要去干什么事,秀儿是知道的。他不说话,秀也没说话,一边做着手里的活。

   “你饿了吗?要不我去给你煮碗鱼汤面?我这还有些桂花糕,我给你装点船上吃。”秀关切地说。

   方柏豪说:“我中午吃过饭了的,不饿。”说完,又陷入了沉默。

   秀说:“你东西都带好了吗?要不要多带点东西路上吃?我去给你拿些水果来,路上会口渴的,我还是给你包些桂花糕吧。”

   方柏豪说:“有的,东西我都收拾好了,我就这里坐坐,下午4点的船票。”

   离开船还有4个小时的时间,这4个小时的时间里,他都想与秀儿在一起。他很喜欢她,从很小的时候。两年前,他便央求父母来下聘。秀的父母没有拒绝,秀成了他的未婚妻。

   可是他却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,就这样坐着想着心事,他顺手抽了一本书随意地翻着。

   “六月我娶你回家,六月我娶你回家。”这是他的梦想,也是双方父母决定了的。他这回去南方就是去完成一项工程,再采买些成亲的聘礼。

   他在心里说了千百遍,却一句都没有说出口。

   方柏豪说:“六月,我一定要回来的。”

   “是啊!成亲这件事不亲自回来,难道能让别人代替吗?”秀儿在心里说。

   秀儿独自低头做着手中的事,没有说话。

   方柏豪又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要走的,现在时间还早。”

   是啊,时间还早,他该做些什么呢?他不知道。

   “我想牵你的手,去看一场春暖花开。秀儿。”在心里想了千百遍的话,也不知该怎样说出来。

   秀儿去厨房端了一碗银耳汤过来,又在案几上摆了些干果点心。

   “你吃些点心吧!春天干燥,喝点银耳汤。”说着将手中的银耳汤递与方柏豪。

   方柏豪接过秀儿递过来的银耳汤三两下喝完,将盅碟放到旁边的案几上,又默默地坐着,两眼望向门外。

   秀儿实在看不下去了,抓了一把葡萄干放在他的手里说:“这个甜,很好吃的!”

   他伸手接过秀儿递过来的葡萄干,丢几粒在嘴里嚼着:“真好吃。”吃完了也不再去拿桌上的食物。

   “家里的梨花开了,桃花也红了,六月的时候结了果子,你就可以去摘来吃了。”他像是对秀儿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。

   “我去年在院子里栽了两棵桂花树,今年已有擀面杖粗了。四季桂,四季都会开花的。”方柏豪依旧坐在原地。

   桂花树,那是秀儿最喜欢的一种植物。她曾记得有次在方柏豪的面前说过,她家的院子里也有几棵,不过那是秋桂,只在每年秋天开花。

  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,方柏豪并不觉得时间紧张,他反而觉得时间过得快一点才好。是的,他想离开,想着去他想去的地方,可是他是来告别的呀,他也喜欢秀儿,他也想留在她的身边。

   可是留在她身边,他能干什么呢?他什么也做不了,只是这样干坐着。

   他又一遍地重复着说自己要走的话。

   秀儿:“嗯”了一声,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   可是还有很多秀儿不知道的事,他心里想说的那些话,他没有说,秀儿也没有问。

   六月,我娶你回家,这是两家人早就说好了的。他想听听秀儿的想法,可是他没有问,秀儿也没有说。

   他就这样一个劲地低着头,翻看着手里的书。秀儿则用心地制作手里的刺绣。

   春天的风,吹着树上的落叶,带着一些凉意,从外面吹进来,冷是有些冷,他一直坐在门边迎着风。

   秀儿也感觉到迎面扑来的阵阵冷风,她问他:“你冷吗?冷就坐到这边来吧!”

   方柏豪说:“不冷,我穿了很厚的棉袄。”依旧坐在原地,没有想要移动的意思。

   一片树叶打着旋风,落在了秀儿的绣架上。那树叶来了,停在绣架上就不打算走了。

   方柏豪走了过去,将那一片树叶捡起,扔在垃圾桶里。重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坐了下来。

   时间还早呢,可是他真的坐不住了。他环顾左右,想找一点事情来做,打发这无聊的时光。

   落叶并不是秋天的标配,春天依旧会从树上落下来,洒在院子里,落在窗台上。他走出门去,拿起屋檐下的扫帚,认真地扫着台阶上和院子里的落叶。

   秀儿:“你忙什么呢?那些事,等一会我来做。”

   方柏豪没有回答秀儿的问话,只是认真地扫着地上的落叶,用手去拨那些石头缝里长出的杂草,捡着窗台上的落叶。

   他将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,又坐回门边的凳子上,看着秀儿坐在里间的绣架旁认真地做着刺绣。

   看到秀儿认真做事的样子,心里是欣喜的,秀儿是美丽的,应该也是温柔贤惠的。

   六月他一定要把秀儿娶回家,这是他的心中所爱。

   院子里的杨柳树,长出了嫩嫩黄黄的小芽,正如秀儿那披肩的长发落在绣架上。秀儿是美的,比他见过很多的很多村姑都要美。

   他站起身来,走到秀儿的身旁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拿起旁边的一缕丝线,递给秀儿。

   四目相对间,他的心都化了。眼前的这个女子,就是她爱了三年,念了三年,六月就要娶回家去做妻子的女人。

   他是高兴的,也是满意的,只是他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自己的感情。

   此时他心中所想的事是:“我一定要好好对你,挣钱给你花,不要让你经受外面的风雨。”

   秀儿接过他手中的丝线,微微地笑了一下,又低头继续着手中刺绣。

   方柏豪在原地站了几秒钟的时间不知如何是好,干脆又回到了以前的座位上。

   秀儿走到案几旁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方柏豪:“喝茶吧。”他接过秀儿递过来的茶水在手里把玩着,他不口渴,也不想喝茶,但他还是接住了秀儿递过来的茶杯,慢慢地品尝着,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
   可是他什么也想不出来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   “我要怎么对她说呢?我要怎么对她说,我舍不得离去,但是我又必须去。”

   院子里一株桃树开着鲜艳的花,一对小鸟儿在上面叽叽喳喳地叫着。方柏豪将手里的茶杯放在桌上,走了出去。

   他对着一树桃花说:“六月,我娶你回家。”

   他在树下站了很久,顺手摘下一朵桃花。他将桃花插在秀儿的鬓上说:“我要走了,我该走了,”

   墙上的挂钟重重地敲了两下。

   秀儿说:“离开船还有一段时间哩!你多坐会儿,码头上风冷。”

   方柏豪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走了出去,秀儿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没有说什么。

   这个就是她要嫁的人吗?这个就是那个一心一意爱着他的人吗?她不知道,可是六月她就要嫁给他,做他的妻子。

   秀儿想着再过几个月,她又该怎样面对眼前的这个人,又该怎样和他相处。

   六月,我就要成为你的妻,我想拉你的手,我们就这样牵着手一直走下去。

   方柏豪走了,没有拥抱,没有挽留。秀儿回头,看到梳妆台上的那只小檀木箱子,那是去年方柏豪去云南的时候给她带回来的,里面还有一只象牙镯子和一对玉石耳坠。

   她想这回,方柏豪会给他带来什么新奇的,让人稀罕的小物件。想着,想着,便自个儿笑了起来。


情感阅读网 ,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链接:【看点·光】六月,我娶你回家(小说)
喜欢 (0)